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端午记忆温暖流年节能

2020-09-30 来源:北京娱乐网

端午记忆 温暖流年

再有几天就是端午节,市面上到处都是卖艾蒿菖蒲的商贩。我也2元买了一把,挂在住家的门上。

来到这座城市,十几年了,年年端午入乡随俗,挂艾蒿,吃粽子。粽子油腻腻的,火腿做的,不大习惯。此时心里更关心牵念的是家乡的端午其中尤以威廉、立博尤甚。

今天周末,闲着没事,就给家里的二弟打,随后又了妹妹。他们都在忙着夏收环比大幅上升103.69%抢种,都在虎口夺粮,顾不上跟我多说几句话。

我的心不免自失起来,有种生活离我越来越远,有种思绪飘然而至。

记忆中的端午节,就是父母磨刀、挥镰、收割麦子的时候。端午这个日子,总是过得很随意草率,年年端午总与辛劳有关。

一到端午这个日子,父母就最苦、最累、最忙碌。炎炎烈日烘烤大地,整片整片的麦子都是父母一镰刀一镰刀割完的,又一捆一捆装车,一车一车拉回场里。劳累的父母顾不上休息,顾不上吃口热饭,看着麦场里堆积如山的麦子,火辣辣的太阳好像是他们的最爱。他们不怕炙烤,不怕曝晒,可怜身上汗满衫,心忧雷雨愿天旱,头顶着烈日,满怀希望,趁着阳光正好,忙着摊场、碾场、起场,忙着晾晒麦粒,忙着一车一车拉回家,忙着一袋一袋入仓。曾经的一年年的三夏大忙,父母都是这么过来的。我亲历了父母的辛劳,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劳,挥汗如雨挥镰割麦的辛劳,也体会了劳其筋骨的辛劳,还有父母辛劳耕耘收获的欣喜。

在繁重繁忙的夏忙收割中,虽是很辛苦,我们也有过简单幸福的端午。母亲带我们采艾蒿,缝香包,还用五彩线拧成花绳做手链。那时弟妹们还小,端午时候最开心,手上、脚上、脖子上都着戴花绳,二妹三妹连头发上也扎着花绳。端午这天,我们还会有一顿美味享受。为了感谢上苍让我们丰收,也为了犒劳辛劳一个夏忙的家人 ,母亲会用新收获的麦子磨成的面粉,烙油饼、摊煎饼、蒸馒头。我们美美的吃着乐着,欢欢喜喜过着简朴简单的端午。

夏天,家乡的原野,田间地头,路旁河畔,到处长着齐刷刷、绿灿灿的艾蒿。骄阳下,它们挨挨挤挤,热热烈烈,散发出浓烈馥郁的芳香,氤氲着乡村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心间。每当这个节气节日,母亲都会起得很早,带我们去采折艾蒿。母亲说采艾蒿有讲究,要在日出之前,太阳还没有照晒的时候,采到的艾蒿才能真正驱蚊辟邪。端午的艾蒿成了母亲一种期盼与祝福,成为普通家庭多年以后平安健康幸福的守护神。

最美的记忆在每次远行的路上,于浅浅时光中深深的誊恋、缱绻、葱茏。

那年端午前夕,正是高考最紧张的复习阶段。高三没有夏忙假,不能回家帮父母收麦子,坐在教室里看着窗外,思绪很乱,东想西想。那天星期三,是回家拿干粮的时候。想着炎热似火的夏忙,想着“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的父母,想着辛劳一天的母亲,还要回家给我烙馍,想着自己的不争气带给父母的难堪,就打消了回家念头。虽然夏夜那么的酷热难耐,虽然晚饭没有着落潦草而过,还是拿着书在微弱的路灯下苦读。不争气的肚子咕咕不停,我知道不能停下来,只有读书!读书!没有选择。黑夜中,那个熟悉的身影,由远而近。母亲来了,手上提着袋子。“赶快吃,还热着呐。”看见我,母亲赶紧从袋子拿出饼子。尽管夜黑灯暗,我还是清楚地看到母亲脸上的倦意,还有那份坚毅的希望。母亲安慰似地说:“烙馍简单很,花不了多少时间。再忙也不能让你饿肚子。”时间已很晚,母亲还要匆忙赶回家,说场里只有父亲一人,今天刚割完自留地的麦子,全都拉回来堆在场里,怕夜间有雨。我多想随母亲一道回家,拿起镰刀分担重责。母亲边走边回头,理解似地说:“没有几天的复习时间了,你比我们都苦”

多年过去,那个夏夜,那个微弱的灯光下,那个温婉的回眸,于时光深处,沉淀着花开四溢的流年。

端午记忆永难忘,她安放于岁月的一个角落里,安放于心灵深处,温暖了岁月,温润了流年。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艾蒿

艾蒿即艾草(植物)。艾草(学名:ArtemisiaargyiH.Lév.&Vaniot),别名:冰台、遏草、香艾、蕲艾、艾蒿、艾﹑灸草﹑医草﹑黄草﹑艾绒等。多年生草本或略成半灌木状,植株有浓烈香气。茎单生或少数,褐色或灰黄褐色,基部稍木质化,上部萆质,并有少数短的分枝,叶厚纸质,上面被灰白色短柔毛,基部通常无假托叶或极小的假托叶;上部叶与苞片叶羽状半裂、头状花序椭圆形,花冠管状或高脚杯状,外面有腺点,花药狭线形,花柱与花冠近等长或略长于花冠。瘦果长卵形或长圆形。花果期月。全草入药,有温经、去湿、散寒、止血、消炎、平喘、止咳、安胎、抗过敏等作用。艾叶晒干捣碎得“艾绒”,制艾条供艾灸用,又可作“印泥”的原料。分布于亚洲及欧洲地区。

临沧白癜风治疗中心
牡丹江看白癜风去哪里
湖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北京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