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1歌舞升平心不定br夜上海节能

2020-10-19 来源:北京娱乐网

【1】歌舞升平心不定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一个轻风带暖明月怀春的春夜,在一家灯光闪烁,歌舞升平的豪华舞厅里,听着娇滴滴的美曲,搂着娇滴滴的美人,云中一对如帚的乌黑浓眉,却始终深锁着,阴沉暗灰的脸色,在忽明忽暗的厅内灯光里,更加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幽冷。

“云哥,你怎么老是没笑脸嘛!你又有财,又有势,难道,还有什么让你不能解开的心结吗?”云中的舞伴叶柔,是一个标准娇滴滴的温柔美人,嗲声嗲气,妩媚十足。

云中心道:“你这女人,除了知道用我的钱,还懂什么?”脸上却硬是挤出了一点笑意,柔声道:“柔儿,有了你这娇滴滴的美人,我云中还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放不下?”

叶柔娇声笑道:“云哥,你这么财大气粗,不会就我一个美人吧?”

云中大笑道:“你一个美人,就够我在温柔乡里消受了!”

“坏死了你!”叶柔撒娇似的捶了云中肩上一记。

云中忽然停止了舞步,拍了拍叶柔的肩道:“宝贝,你继续玩吧,我……我今天有点头痛,要先回去休息了。”

“你没事吧?云哥!”叶柔嗲声道。

“没事,没事!睡一觉就好了。”说罢,云中转过身,匆匆地离开了舞厅。

独自开着奔驰轿车驶在路上,云中的脑子里想的却不是叶柔,而是另外一个女人,一个性情刚烈,一点就着的烈火美人。“唉!有钱又怎样?连一个女人的心都买不到!”云中一边开着奔驰轿车,一边暗自叹着气,根本无心观赏一路霓虹闪烁的上海分别打出分数。“若相同就是这个分;相差不超过规定的分数夜景。

车子驶到一家叫“醉月酒家”的酒楼前时,云中将车停了下来。

【2】千金难买美心

走出奔驰轿车,云中整了整衣冠,抬足走进了“醉月酒家”酒楼。刚进门,一个穿着紫色吊带裙的 花容带笑地迎了来,亦是嗲气十足地道:“云哥呀,今天是什么风,把你这位财神给吹来了?”

云中抬手捋了捋一头梳得油光锃亮的头发,浓眉微皱道:“小语啊,今天,我是被一股伤心的风吹来的!”

小语一怔道:“云哥,你这一掷千金的富家公子,也会有伤心事?”

“唉,千金难买美心啊!”云中长叹一声道,“小语啊,帮我拿箱啤酒来,今天,我要不醉不归!”说罢,云中大步走了进去,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小语立刻叫了个服务员抱了一箱啤酒过来,随后,又给云中端上了几个菜。忙完后,小语刚想走开,云中却又大声喊道:“小语,别走!今天,你得陪我一起喝!”

小语拗不过,只得依言坐了下来,脸上仍带着笑意,但是,已经明显地溶进了一些勉强的味道……

云中并不会喝酒,喝的虽是酒精度极低的啤酒,可是,还没有喝掉几瓶,云中已经有些醉意了。“小语啊,今天,我就喝到这了,咱俩,后……后会有期!”说罢,站起的时候,云中觉得有些头重脚轻,脚下一软,几乎跌倒。

小语忙上前扶住,用一种关切的语气道:“云哥,你醉了,我来给你开车吧。”

云中犹豫了一下,随即道:“也好。只是,小语啊,今天,太麻烦你了!”

“行了,行了!跟我还客气什么?走吧!”说着,小语扶着云中走出了“醉月酒家”,又将云中搀进了云中自己的奔驰轿车里。云中头一靠车座后垫,便昏昏睡着了……

小语一边开着云中的奔驰轿车,一边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云中,百媚丛生的粉面上,忽然浮起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 】温柔乡里情彷徨

云中醒来时,只觉头痛欲裂,眼睛也沉得睁不开。云中挣扎着伸了伸手,蓦觉触手一片腻滑。云中一惊,睡意顿时就没了!云中猛然睁开双眼,只见自己的身边,竟然躺着一个背对着自己,光着身子的女人!云中再看自己,竟然也是一丝不挂!“这?……”云中惊得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云哥,你醒了吗?”身边的女子一个翻身翻了过来,赫然就是刚才送云中回家的小语。

“小语,我……”云中只觉尴尬之极,一时之间,竟是不知说什么才好。

小语面带羞涩地道:“云哥,你知道吗?你醉后,可真是一只猛虎!如今,我……我就是你的人了!”

“啊?……我……”云中怔住。

“怎么了,云哥?难道,你不喜欢我吗?”小语也一下坐了起来。

云中吃力地将目光从小语的身上移开,呐呐道:“当然不是……”

小语松了一口气,随即又道:“云哥,既然如今我已经是你的人了,那你能告诉我,嫣红究竟是谁?”

云中如遭电击,一把按住小语圆润的双肩,急声道:“你怎么知道嫣红?”

小语没想到云中会这么失态,嗔道:“我怎么会知道她是谁?刚才你在梦里一直在呼唤这个名字。我只是好奇,问问而已嘛!”

“是吗?对不起了,小语,嫣红这……这只是我以前的一个朋友。你……你别多心。”云中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失态,起身穿好了衣服,又去打开了电视机。

无巧不成书。这时,电视里正好在播放一条:“昨日,有一市民到公安局报案,在某郊区外的一条小河里,发现一具被装进了布袋的女尸,其现场已被公安封锁,女尸身份尚在调查中……”云中的额上立时冒出了一层冷汗,忙颤着手换了一个频道。

“云哥,又怎么了嘛?慌里慌张的。”小语见状,不由狐疑地问道。

“没……没什么。”云中抬手抹去了额上的冷汗,又坐回了床上。

小语虽然仍是疑心重重,却也不敢再说什么。

云中看着坐在一边怔怔出神的小语,又柔声道:“小语,你放心,我会对你所做的一切负责的。”

小语刚欲说话,外面蓦地警车声大作,小语一惊,又顿住不说了。转头再看云中,竟是面如土色。

【4】借酒壮胆求凤去

外面的警车很快便呼啸而过,云中的额上,却又冒出了一层豆大的冷汗。

小语注视着此刻一惊一乍的云中,心头忽然冒起了一股莫名的恐惧。

云中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望着小语道:“小语,现在有点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嗯。”小语没再说什么,默默地穿好了衣服,随云中走出了房间。送完小语回家后,云中又躺在了床上,眼望着天花板,脑子里开始回放起那一让他终生难忘的惊心一幕……

那也是一个风暖月柔的春夜,云中在家猛灌了几口酒后,带着些许的醉意,独自开着奔驰轿车出去了。

车子驶进了郊外的一居民区,云中将奔驰轿车停在一个黑暗的偏僻角落后,云中迈着有些轻飘飘的醉步,走进了居民区。

“咚,咚……”云中站在他极为熟悉的一家门前,抬手敲了起来。

“谁呀?”里面传出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嫣红,快开门,我,云中!”云中道。

“你走吧,我不想见你!”里面叫嫣红的年轻女子,冷冷地回答云中道。

“开门吧,嫣红。我……我说一句话就走。”云中站在门外,用一种哀求的语气道。

门,终于开了。开门的,是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神情倦倦的美少女,也就是云中口中的嫣红。

云中激动地道:“嫣红,我……”

“有话快说吧!”嫣红说话的语气,冷得让云中如堕冰窟。

云中硬着头皮道:“嫣红,别这样,至少,让我进去坐会儿吧?”

嫣红依然冷冷道:“没这个必要。如果没什么事,你还是走吧,别人看见了影响不好。”

“这是什么话?什么影响不好?难道,我长得很像坏吗?”也许是酒精起了作用,云中一把推开了嫣红,大步走了进去。

【5】冲冠一怒情成殇

“你给我出去!”嫣红怒道,“再不出去,我就要报警了!”

嫣红的话,就像一把看不见的尖刀,狠狠地在云中的心头剜了一下,痛得云中欲哭无泪。云中霍然转身,瞪着嫣红道:“嫣红,我是真心喜欢你!平时,我也待你不薄啊!你……你不该这样对我的。”

嫣红冷笑道:“可惜,我对你不感兴趣。平时,都是你的一厢情愿!”说罢,嫣红走到衣橱前,一把拉开衣橱的门,扔出了一大堆五颜六的时尚衣服,冷声道,“这些,都是你平时买的,现在,你给我全都拿走,以后,我俩谁也不欠谁!”

云中大怒,一个箭步冲到门口,“砰”地将门关上了!

“你……你想做什么?”嫣红这才感到事情变得严重了。

“今天,我要定你了!”云中说罢,一把就抱住了猝不及防的嫣红。

“不,你放开我!”嫣红哭叫着,奋力推开了云中。可是,因为云中的手紧紧攥着嫣红的睡衣不放,听“嗤”的一声,嫣红的睡衣,硬是给云中扯了下来……云中只觉脑中“轰”地一声,什么理智,涵养,在这一瞬间,全都炸没了!

云中疯也似的扑向了此刻已被吓呆了的嫣红……

事后,云中在嫣红雪白的床单上,惊见几点触目的女儿红。云中忽然觉得有些愧疚,望着此刻呆坐在床沿的嫣红,呐呐道:“嫣红,我……”

嫣红蓦地抬头,已流不出泪的一对黑亮美眸里,燃烧着两团愤怒的火焰!

云中被吓得一激灵,刚才高涨的热情,一下子就冷却了下来。

嫣红愤怒的目光终于从云中移开了,缓缓地,移到了床头的柜子上。柜子上,放着一个果盘,果盘里,横着一把锃亮的水果刀。

云中并未察觉到嫣红此刻的心思,犹低着头道:“嫣红,我一定要娶你,而且,我要加倍地补偿你……”话犹未了,云中蓦觉眼前寒光骤闪!云中条件反射地一侧身,嫣红手中的水果刀便贴着云中的脖子擦了过去!云中反手一握,立刻便抓住了嫣红握刀的手。

嫣红拼尽全力地一扯,硬是将被云中握住的手给抽了回来,随即又反手一刀,刺向了自己的胸口……

“不要啊!”云中惊呼一声,欲阻不及,眼睁睁地看着嫣红执刀刺进了嫣红自己的心口!云中望着在自己面前缓轿车的全部组成部分中很大比例要求可循环利用缓倒下的嫣红,欲哭无泪……

“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云中从噩梦般的记忆中唤了回来。

“谁?”云中猛地翻身坐起。没人回答,急促的敲门声,却仍在继续。

【6】噩梦醒来暗无边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云中纳闷地抓了抓头皮,起去开门。

“小语?”云中怔住。

门外敲门的,竟是自己刚才送回家的小语!没等云中应过来,小语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让云中目瞪呆的人!

出现在小语身后的人,是一个全副武装的年轻公安。

“云先生,请跟我走一趟吧。”年轻公安道。

“小语,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云中吃惊地道。

小语神情淡漠地道:“这,不过是我今夜设的一个局而已,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因为今夜,我俩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云中怒道:“你……你在耍我?小语,你这局,设的有点过火了吧?”

小语冷笑道:“你又何尝不是在耍我?如果说,今夜我骗你骗得过了火,那,在那一夜,你对嫣红妹妹呢?不止是过火,简直,不,根本就是走火!而且,在你的心中明明已经有了嫣红妹妹,你却还在外面这么花天酒地……”

听到这儿,云中惊道:“小语,你刚才说什么,嫣红妹妹?难道,嫣红是你的妹妹?”

“不错!嫣红和我,是同父异母的姐妹,这是一个从未公开的秘密,这个秘密,除了我们的父母之外,只有我和嫣红两个人知道。在你的心中,明明已经有了嫣红,还对我如此虚情假意?说什么会对我负责?如果我和你在今夜真的发生了什么,你又如何对我负责?!”

云中顿时语塞。未等再说什么,云中蓦觉腕上一片冰凉,低头一看,双腕已经被那年轻公安铐上了一副锃亮的手铐!

“走吧,云先生!”年轻公安说罢,又转过身对小语道,“谢谢你及时报案,让罪犯难逃法。”说罢,便押着云中走了出去。被押着走出家门的云中,只觉眼前的夜色,俱是黑暗无边……

小语立在门口,望着年轻公安押着云中渐行渐远,脸上却没有报仇之后的喜色,反而缓缓地流下了两行眼泪,口里在喃喃自语:“嫣红,现在,你可以在地下安息了……”

共 4 8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充满惊险的侦探小说。作品用层层递进的手法,严谨整肃的语言,描述了一个环环相扣的凶杀案件,期间悬疑迭出,描摹透彻,诡异肃杀,扣人心弦,堪称侦探悬疑小说的范本。欣赏并。【:耕天耘地】【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 : 1:55 此作有福尔摩斯探案的风格,脉络清晰,结构严谨,烘托气氛得心应手,看来作者营造此类作品是大拇指长胡子——老手!

2楼文友: 15:19: 哎,故事……事故,皆应爱起。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楼文友: 19:17:06 既有惊悚小说的神秘,又有侦破小说的推理,一波三折,情节生动,欣赏学习了!问好!

4楼文友: 16:29: 2 既有惊悚小说的神秘,又有侦破小说的推理,欣赏,问好! 自由职业者

5楼文友: 11:05:40 诡秘,神幻,怪异 中专语文老师,喜欢歌舞,迷恋写作,追求纯美事物.号99 884000

6楼文友: 04: 6: 9 此时正值午夜,看此文,看得我心惊肉跳。作者强悍! 90后。想法很多,实践则难,志向很高,天分不足,梦想四处旅行;外表乐观、内心悲观的现实主义者加理想主意者。拥有和盛夏一样的热情开朗的性格和对文字近乎偏执的热爱。。

7楼文友: 11:09:57 路过看看。

儿童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小儿厌食症
河源白癜风医院收费高吗
友情链接
北京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