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重启之命运四卸装的条件营养

2021-01-15 来源:北京娱乐网

重启之命运 四-卸装的条件

在学校的大门中国银监会发布了《关于完善银行理财业务组织管理体系有关事项的通知》(银监发[2014]35号)站了近整整十多分钟之后,藉由旁人的提醒卫宫士郎三人才发现自己还呆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有动。

眼看太阳即将下山,三人只好把嘴巴闭上专心的赶路。顺着学校旁边的道路一直走,绕过了两个街角的转弯处,卫宫士郎三人也成功到处了商店街的车站。

坐在车上十分钟后,三人也总算是到达了新都。

此刻,在下车之后,远坂凛最先做的既不是伸懒腰大呼疲倦,也不是拿出地图仔细地跟柳洞一成研究行程,而是...转过头来看着卫宫士郎。

“好了..卫宫君,虽説化妆与否是你的自由,但是一个头部与身体完全不对衬实在太引人注目了...综合以上所説,既然现在旁边已经没有学生了...赶紧给我把你这该死的伪装卸掉!”

幽怨的语气,充分地反映了远坂凛对卫宫士郎这伪装的怨念。

老实説,如果不是因为她很清楚自己不是卫宫士郎的对手的话,她甚至不排除自/dǐng/diǎn/己会冲上去用武力把卫宫士郎脸上的东西扯下来....

因为...实在太难看了!!

“.光伏分布式发电.....”

然后,也唯独这一次,和远坂凛在各种意义上都不咬弦的柳洞一成非但没有跟她唱反调,更反而默默地把自己的嘴巴闭了起来。

原因很简单...如果能够选择的话,又有谁会想看一个长得某程度上和异形也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生物?

纵使在性别上对方是男的也好...纵使看着对方时感觉上就像是在挑战着自己的理智也好...最少,在看着卫宫士郎本来的面貌时,因着被对方身上那种神凈的气质所感染,柳洞一成还能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但是,看着现在的他,除了苦笑之外,柳洞一成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其他的动作能够表达他的心情。

尤其,因着卫宫士郎在假日里到柳洞寺时从来不化妆,那强烈的对比实在不是一diǎn半diǎn啊...

此刻,带着期盼的心情,柳洞一成和远坂凛默默地凝视着卫宫士郎,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可不行,就算现在我们是在新都也好,还是有可能遇到学校里的学生。就比方説,刚刚放学的时候,我便听到有人説这里有一间电子游戏店新开张,所以想来参观一下之类的...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先把这化妆留着。”

只可惜,纵使两人的心中是多么的期待也好,卫宫士郎嘴中説出来的答案还是与他们的期盼相反。

只见卫宫士郎脸带笑容的从双手各自伸出了一只手指迭在一起,打了一个交叉的手势,然后很是调皮地摇了摇头,哼哼着否决了远坂凛的建议。

“.....”

“.....”

那和蔼可亲的笑容,不由得地使人感觉如沐春风....那带着淘气的哼哼,就更是有如在夏天之际于鼻尖飘落一片的雪花,使人在温暖之中蓦然感觉到一diǎn凉快,令人耳目一新,登时有一种通体舒畅的感觉。

看着眼前的卫宫士郎,柳洞一成和远坂凛不知不觉间便看得痴了。

卫宫士郎向来都是以成熟沉稳的姿态示人,尤其当涉及认真的话题时,他就更是会变得异常地严肃和干练,简直就像半个老师似的!这种充满了童心的表现,他们又几曾从卫宫士郎的身上看到过?

这种强烈的对比,便给了两人一种强烈的冲击,使他们不由得开始质疑自己是否置身梦中....以上,又怎么可能会发生?

“伤害...不对!是谋杀!是在谋杀我的双眼!!”

如果説卫宫士郎没有在脸上涂些多余的东西的话....那宛如人偶般精致的脸庞,配撘那带着七分温柔和三分调皮的笑意,再加上那淘气地迭在一起的玲珑玉指,还有那微微露出的小白牙...彷佛就好像一个平素很认真的御姐突然重拾了童心似的。

这样的情景,别説是赏心悦目了,就是説让人看得心眩神迷也绝不夸张。

但是,问题却在于...卫宫士郎还没有卸掉他脸上的伪装啊!

“卫宫君..不,士郎!这种动作你是从那里学回来的?请不要再伤害我的眼睛了!!”

看着一个方脸大耳,浑身上下充满着健康的小麦色,身材与脸部比例不成正比的少年做出一个少女般的动作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这个问题就连身为当事人的远坂凛都不懂怎样回答....现在的她,只是想一拳把眼前这拼死都不肯把伪装卸掉的伪娘揍飞,然后拿着抹布走到他的旁边把他脸上那些该死的浆糊和填充物狠狠地抹掉而已。

“唔...反应也不用这么大?真的有这么..奇怪吗?”

因为长期与女孩子住在一起,除了洗澡﹑换衣以外基本上无时无刻都和一个或以上的女孩子相处着的缘故,导致卫宫士郎潜移默化地便染上了一些女生们的习惯..

就好比説刚刚这个把两只手指迭在一起的动作,正正就是以前爱尔奎特否决卫宫士郎的建议时最喜欢做的招牌动作之一,只不过她一般是鼓着脸地做这个动作,而卫宫士郎做这动作时则是循例地带着招牌式的温和微笑而已。

一直以来,卫宫士郎对于自己渐渐被同化这一diǎn都无甚自觉,刚刚会下意识地做出和爱尔奎特几乎一样的动作,那就是最好的证明了....也就在此时此刻,因着远坂凛如此强烈地抗议,他才如梦初醒地发现了这一个毛病,与此同时,心中也默念了一声完蛋了。

“不奇怪,一diǎn也不奇怪,如果士郎你不介意把那些化妆拿走的话。”眼见卫宫士郎的气势难得地转弱了,远坂凛赶紧踏前了一步补上一刀,提出了自己场的要求。

毕竟,机会难得....要是错过了的话,下一次对卫宫士郎提出卸装的机会恐怕便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不行,我才不会卸妆。”只是,即使是处于气势不足的状态,听到远坂凛的都可以在收藏夹里找回来。要求,卫宫士郎还是果断地摇了摇头“比较起整天被人告白然后给别人发好人卡,我宁愿改掉自己的习惯。能够让我卸掉这男子汉装扮的人,在这世上就只有某三个和我打赌获胜的人而已。愿赌服输,只要是在她们的面前,就算是在上学时间也好,要是她们有这要求的话,我便会自行把妆卸掉,但是其余时间免谈。”

“既然是这样,那就快diǎn把他们叫过来!”

“那三个人中,一个正在国外漫无目的地旅游,一个在百里之外照顾着小孩子,最后那个则在其他城市和我们一样过着上学的生活。除非是假日!那么最后那一个人还有一diǎn可能性,否则,像现在这种时间,我保证妳找不到她们中任何一个人。”

“那么,要不这样。我现在便跟你打赌,然后你再让我获胜,把人数上调到四人就可以了!”

“乘孩子才不会打赌...这是我在那次惨败后学到的教训。话説,就算是真的打赌也好,妳认为我会故意输掉吗?”

“我説...我们什么时候才开始购物?”

看着眼前喋喋不休地争论熊治华通过朋友结识了荆州永昌纺织品公司老总卞兆荣。熊治华告诉卞兆荣起来的两人,从中途开始已经没什么存在感的柳洞一成默默地叹息了一声...

南京妇科哪家医院好
服用阿奇霉素不良反应
拉萨哪家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
北京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