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

木纹顾道长生第一百七十章血缘

2020-09-17 来源:北京娱乐网

顾道长生 第一百七十章 血缘

早在几个月前,江爸就被莫名其妙的提了一级,进入了核心领导班子。江妈也一样,如今是某个清水衙门的一把手,在盛天这一亩三分地,老两口算是位高权重了。

像这种级别的行政变动,通常要在换届年举行,或者出现严重的违纪行为,才会临时增补人手。

他们沉浮官场多年,自然深知道理,可越是了解,就越是茫然。直到前阵子,江爸看到了一份绝密文件,才搞清了事情缘由。

那文件里有两个主要人物,很不巧,一个是自己闺女,另一个是闺女的男朋友。他不清楚是上头故意的,还是故意的,总之,老两口整整愣怔了三天,才稍微缓过劲来。

俺们家女儿修仙了,跟国家的关系还很鸡儿硬……你品品这种感觉,就叫一酸爽!

以至于他们得知女儿要回家看望时,表现的不是惊喜,而是紧张。尤其是江妈,从刚才就乱的团团转,不停嘀咕道:“怎么办?怎么办?一会就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慌什么?”

“我能不慌么,到时我们说什么啊?”

“该说什么就说什么,毕竟她还是我们女儿。”江爸道。

“可,可……”

江妈张了张嘴,终究叹了口气:“是啊,毕竟是我们女儿。”

“叮咚叮咚!”

俩人正商量着,就听门铃声响。江妈顿时一颤,但好歹是位领导,迅速镇定下来,凑过去开门。

那门一打开,就见自己闺女戳在外面,旁边还站着个年轻人。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那样那样的画风,瞧着挺顺眼的。

“……”

“妈!”

小斋见她半响不语,不由唤了一声。顾玙也跟着道:“伯母好!”

“哦,你好你好,你就是,小顾吧?”

江妈回过神,不由顿了顿,大着胆子称呼了一嘴。木办法,据说连天子钦差都得叫顾先生,她真有点打怵。

顾玙却并无异样,递过那个小礼盒,笑道:“呵,今天特意来看看您。这是点小心意,您别嫌弃。”

“好好,来,快进屋。”

对方的这套世俗礼节,瞬间让江妈松了口气。待二人进到客厅,又跟江爸打了招呼,气氛也是干的可以。

这一个照面,俩人就明白了,正如小斋想的那样:果然知道了!

政府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你想啊,女儿修道,父母却是官员,这空子立马就出来了。他们要做的,就是扔出两个官位和部分情报:运气好,可以拉拢对方;运气不好,等将来撕破脸时,也能让对方有所顾忌。

可谓一本万利。

而话说回来,若按照一般套路,男朋友第一次上门时,女方和妈妈通常会找借口溜进厨房,留下男朋友和爸爸在客厅。男配男,女配女,各问各的。

这几乎成了固定模式,甚至连地点都一样。

女人那边的话题总结因而这一数据所统计的驾驶人为:月薪、奖金、房车、家庭背景、性格脾气、身体状况、甚至性能力和频率。

男人那边的话题总结为:工作、职位、目标、职场环境、发展空间、国内外大事以及股票行情。

简直没完没了,什么时候结束,完全取决于你做什么菜。

今天也一样,江妈拉着小斋进到厨房,留下江爸和顾玙在客厅,然后,就是大眼瞪小眼……江爸挺善谈的,可你让他问什么啊?

工作:修道。

职位:凤凰山山长。

目标:天仙。

职场环境:刚刚起步,极其艰苦,随时硬怼。

拜托,尬聊啊!

僵了半天,还是顾玙来了句:“呃,伯父,我给您拿了两盒安神香,能调理身体,有助睡眠,您看看。”

说着,他把礼盒递了过去。

江爸接过一瞧,见那六十支线香如艺术品般排列其中,也是赞叹:“不错,有心了。”

“……”

“……”

然后又是无语。

正此时,厨房门一开,小斋忽然钻了出来,笑道:“哎,我妈听说你手艺好,去帮帮忙。”

“哦!”

顾玙连忙起身,跟女朋友擦身而过时,心有灵犀的碰碰小手,很明显,那边也很尴尬。

于是乎,俩人瞬间换位,诶,这回倒有话说了。

……

“这个锅包肉啊,最重要的就是挂粉。在淀粉里打个鸡蛋清,调成面糊,再用肉一滚,挂的就能很均匀,不至于薄一块厚一块。”

厨房内,顾玙夹起一片片裹好面糊的里脊肉,又将油烧到六成热,嗞拉嗞啦的往里下。先用中火炸熟,捞出来,再调大火继续炸透。

江妈看他那套动作极为熟练,不由笑道:“你还真有两下子,平时都自己煮饭么?”

“是啊,我打小就自己做饭,现在也给她做。不过她不爱吃肉,素菜做的多一点。”

“对对,我跟她爸都爱吃肉,她一点都不随我们,就随她爷爷。”

江妈帮忙打着下手,笑道:“这孩子吧,看上去特好说话,其实倔的很。我记得她刚上中学那会,有次放假回家,我做了一桌子肉菜,她真就一口没动,硬是扒了一碗干饭。哎哟,给她爸气的……”

“啊?还有这事呢?”

顾玙来了精神,特乐意听女朋友的黑历史。

“有!她小时候就跟活驴一样,拽都拽不回来,上了大学才好点。那丫头的性子太强,以前也没谈过恋爱,要是有过份的地方,你得多担待。”

“您放心,这种事都是双方的。我们做的还不错,起码没吵过架。”

顾玙捞出锅包肉,并在心里续了一句:竞特么打架来着!

“唉……”

江妈听了,却莫名顿了顿,然后叹了口气。

女人的点很是奇怪,指不定哪里就触动到了。她起初还有些别扭,聊着聊着就放松下来,愈发的以一种丈母娘的眼光去打量,越打量就越感慨。

“这孩子从小就不在身边,说实在的,我们对她都不太了解。可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不瞒你说,最近我心里一直压着这件事。有时做梦都能梦到作者:,或许她这一去,就再也不回来了……”

江妈拿着棉布,细细擦掉盘子边上的油渍,又转身开门,轻声道:“你们今天能回来看看,尤其是你陪着她,我真的很高兴。”

“……”

顾玙眨了眨眼,也端着盘菜出了厨房。

不多时,四人在饭厅就坐。小斋的情绪也添了一丝波动,显然跟父亲谈了点什么,不过几人都很克制,非常含蓄。

饭桌上的气氛总算轻松了些,待吃过饭,俩人一直坐到下午,才跟江爸江妈告辞。

外面阳光刺眼,白剌剌的散发着热量,整个城市无精打采,连空气都被热浪烤的一阵阵焦灼。

俩人手牵手走在路上,一时沉默。

过了好半响,小斋忽道:“其实我一直觉得,血缘和感情是两回事。”

“怎么讲?”顾玙问。

“血缘是天生的社会关系,只代表你有去教育子女、去赡养父母。但你对他们有没有感情,才决定你会付出多少。”

“嗯,同意!”顾玙点点头。

“可我现在觉得,我疏忽了一件事情。老实说,我对我爸我妈没有太深的感情,但是我忽略了他们对我的情感。这个东西,同样是我要承担的。”

“嗯,也同意!”他又点头。

“你还有点立场么?”

“有啊,你说的我都懂,并不矛盾。”

顾玙真的懂,很简单,就像现代社会的许多小孩子,很早就被送出去念书,不在父母身边。他们自然觉得没啥感情,但是呢,他们往往忽略了父母亲对自己的爱护,这也是需要回应的。

当然,亦有些父母丧尽天良,遗弃虐待孩子的。

这个问题貌似无所谓,但对小斋很重要,如果她摆弄不清,以后突破的时候,很可能遇到龙秋的那种情况,心境破绽。

“所以呢,你现在怎么想?”他问。

“……”

小斋沉默了片刻,缓缓道:“只此一生,而为子女。”

…………

“哇,小堇堇!”

“哇,傻娇娇!”

天色渐黑,在盛天最大的一家夜店里,小堇和陈娇快乐的抱在了一起。她们高中就是闺蜜,上了大学才分开,每年寒暑期都要固定聚会,关系始终不错。

“你终于舍得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另结新欢了!”

“没错啊,我就是另结新欢了,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小堇一把搂过龙秋,乐道:“这是我女朋友,是不是比你漂亮?”

“呸!凑不要脸!”

陈娇啐了丫一口,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姐姐肤白貌美,细腰长腿,妥妥的九十九分女神。

“堇堇,我们能不能出去啊?这里太吵了。”

龙秋却很不自在,店里乌漆嘛黑的,那破音乐咣咣咣震的脑仁疼,还有一对对男女在舞池摩擦生热,着实不喜。

这地方是陈娇定的,按理说,第一次见面得给点面子。可她是苗人啊,干嘛要懂这个,有话就直接讲。

而陈娇一听,立时皱了皱眉,不快道:“那就换个场子吧,去隔壁街的酒吧,那里清静。”

三人没待十分钟,又往出走,她落在后面,悄默声的问小堇:“哎,你搁哪儿找的白莲花啊?这么保守?”

“哈!她可不是白莲花,人家能吓死你!”

“嗯?莫非她是白莲婊?”陈娇不解。

噗!

小堇吓得把她的嘴一捂,纵然小姐姐脾气好,也不代表没脾气。人家真要杀起来,都用不着金蚕,针蛊有木有?

她之前得得瑟瑟的非要试一把,第一下就吐白沫了。

姑娘们都开着车,很快转移到那家酒吧。结果刚坐下,陈娇就响了,摸出一瞧,却是老哥。

“喂?哥,我跟堇堇在一块呢……哎呀,我不去,什么破事儿啊?”

“啥?那改天不行么,我这刚出来……哎哟,你竟给我败人品,行了行了,你等会!”

她挂断,特不好意思的道:“那个,我哥找我有点事,我得马上走。”

“干嘛去啊?”小堇不爽。

“说是什么高人,好像算命的那种,让我去见见。”

“算命的?”

小堇眼珠子一转,道:“哎,那我们一起去吧?我也想算算。”

“呃……”

陈娇略微犹豫,但不好抹了闺蜜面子,便道:“那好吧,反正都是骗钱的。“

说话间,三人像赶大集的又跑出来,各自上车。

陈娇在前面带路,那俩姑娘在后面跟着。龙秋不太喜欢这种活动,问:“堇堇,我们为什么要去凑热闹?”

“啧,你怎么一点领土意识都没有啊?”

小堇一手把着方向盘,比比划划的教育道:“这谁的地盘?这是咱们的地盘!在我姐我姐夫跟前,他特么还敢叫高人?”


先声药业上市
益阳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新生儿能用丁桂儿脐贴吗
友情链接
北京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