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

采个娘子来养家酸辣土豆丝营养

2021-01-15 来源:北京娱乐网

采个娘子来养家 183 酸辣土豆丝

过几日到城里采购年货,百合跟宋好年又给腊梅、陈彬等人带了新熏好的腊肉和腊肠,虽是乡下口味,不值几个钱,总是一片心意,能叫他们尝尝鲜。

腊梅说:“年下生意好,我们想多做几日,等小年再回家。”托百合帮忙打扫屋子、晾晒被褥,好方便他们过年回去住。

百合一口答应下来,姊妹两个还没说几句话,就见宋好年跟青松一道进来。原来宋好年去陈彬家里送肉,陈彬却不在,据刘掌柜说,回京城看他舅舅去了。

刘掌柜倒是在,接下东西,又给了回礼,恰好青松被月娘叫去做事情,便跟着宋好年一道来他三姐家。

百合又问青松:“你们年下放假不?放几日?”

青松笑嘻嘻地说:“我们年下能放半个月哩,从小年到初八,让融资方认购资金信托按新发行金额的1%到时候我跟三姐一道回去。”

他们有伴就好,百合5.申请cn域名交易卖方需要那些材料?放了心,把文娃爹娘托他们带来的包袱交给青松:“好好交给文娃,不许乱翻!”青松道:“我是那样的人吗?”他跟徐彩文两个年纪差不多,同吃同住,一道做活,早就好得跟亲兄弟似的,别的不说,跟别人干架的时候两个人总是帮对方,不过这事儿可不敢叫百合晓得,不然一准

儿唠叨死他。

百合跟宋好年两个从腊梅家里出来,买些吃的喝的用的,拿板车拉了回家,准备过年。

把年货归置到屋里、地窖里,地窖堆得满当当,百合看看墙角一堆土豆,禁不住嘴馋起来:“不如我们炒几个吃?”她打算把土豆留到春天做种子,日日守着好东西不能吃,滋味着实煎熬。

宋好年好笑:“想吃就吃,吃没了也没关系,我再去买就是。”

这下百合高兴了,挑了两三个大土豆出来,又顺手揪两个干红辣椒辣椒串成一串晒在房檐底下,红彤彤的十分漂亮。

回来先拿刨子把土豆皮削掉,囫囵泡进水里。冬天的土豆略略有些发蔫,稍微一泡就重新变得饱满爽脆。

这刨子算是百合打上辈子学来的东西,一片铁片弯曲敲打,再给装个柄就行。不但能削土豆皮、红薯皮,就是削苹果、梨一类的也很方便。

别看如今不大显,过不了两年,等镇上家家户户都吃红薯、土豆,刨子就有用武之地,说不定她还能小赚一笔。

家里宽裕之后,百合就新订制了两块菜墩,一个切生肉,一个切熟食。反正她是当家主妇,只要做得不出格,宋好年都不反对。取一个土豆放在菜墩上,手起刀落,切成大薄片,再取几片叠在一起,切成比细如面条的丝。原本家里有可以用来擦萝卜丝的擦子,但切出来的土豆丝更脆,百合如今刀工很不错,土豆丝切得又匀又

细。

切好的土豆丝揽进水里泡着,一方面防止变黑,一方面泡掉淀粉,免得炒菜时不爽利。

米饭坐在灶上,百合在另外一个灶眼上起锅,把菜籽油烧热,扔一把花椒炸透再捞出来,切好葱姜蒜末进去爆炒到香味溢出,颜色金黄,干辣椒泡开切段,和蒜末一齐放进去炒香。

火烧到最大,放土豆丝进去快速翻炒,中途加醋保持土豆丝的脆嫩,免得炒过头。土豆一断生就离火,就着铁锅余热加入葱花、盐翻匀,土豆丝酸酸辣辣的香气直往人鼻孔里头钻。

百合上中学那时候住校,舍不得吃食堂便自己做饭吃,炒一份土豆丝就能吃下一碗半米饭,百吃不厌,如今这手艺也没撂下。

宋好年这个壮小伙子比她更能吃,就着土豆丝的爽脆酸辣一气吃两碗米饭,这才肯把筷子伸到另外一盘油渣炒豆芽里头,百合看得好笑:“就这样好吃?”

“真好吃!”要不是百合还有点定力,只怕宋好年当场就要决定把地窖里那一小堆土豆吃完。

“那明年可要多种些土豆。”百合十分高兴,土豆、红薯、玉米、西红柿这几样都是她喜欢吃的东西,要做饭花样也多,原本宋家啥也没有,如今一样一样都在粮仓、地窖里,叫人看着就觉得兴旺。

宋好年道:“前儿见着升大叔,他还问我那几亩地明年要不要再租给他们府上,我想着你调皮的它们可是将青蛟王所有的钱财都偷走了如今要种的东西越来越多,就没答应实,只说回来同你商量。”他分家时老宋家给分了十亩地,不算良田,用来种红薯、玉米一类倒也合用,百合笑着说:“我正想说这个,不如明年便不租了罢,如今咱们家银钱也够使,光是豆腐店就能回本,粉条作坊利钱更多,

说句不怕人笑话的,就是咱们两个从今儿起啥也不干,坐吃山空,只要不紧着山珍海味吃,也能供咱们白吃少说十年。”

“有这两样进项,租地那两贯钱倒不是顶要紧,再说咱们还种菜哩,那十亩地种红薯、土豆、玉米最好,屋子旁边这些地保墒好,照看也方便,就用来种菜。”

宋好年点头说:“就照你说的办,先前说要雇人帮忙,可不能再拖,明年定要雇起来,不然咱们两个人可忙不过来。”

他是个大男人,累便累些,他可舍不得让媳妇累坏。

“等开年我就放出风声去,说咱们要雇人,镇上有的是想寻摸些门路的人,咱们不敢照着柳府庄子上的工钱给,就少给些,也有人来做活。”

柳府田庄工钱给得丰厚,百合这里给不到那么多,但活儿轻松,只要放出风声,定然有大把闲人来做活。

小夫妻两个一边商议着往后的打算,一边在火盆里烤毛栗子吃。百合皮嫩,栗子捏在指尖,烫得直吹气,宋好年便不让她动手:“我捏着不烫,我给你剥。”

毛栗子一烤便绽开口子,散发出诱人的甜香,他随手拈起一个吹去浮灰,轻轻一捏就破壳,再细细剥干净,到百合手里时,还是热热的一枚栗子仁。

百合自己吃一粒,往宋好年嘴里喂一粒,只听他说:“上年过年我在先人跟前许愿,今年还得买头羊回去还愿哩。”

“你许的啥愿?”上年百合只顾着跟牛氏斗智斗勇,都不晓得他还有许愿这回事。宋好年笑道:“无非是平安顺遂、身体康健一类的愿,我愿想多次“进补”永辉超市业绩逆势增2成资讯中心着,过年杀只鸡也就过去了。不成想今年事情多,先是老丈人摔伤,后头你又病一场,再加上小福跟腊梅去城里,还好都没出啥大问题,我

想着,还是杀羊还愿吧。”

百合听他毫不犹豫地把李篾匠和腊梅划进自己家人的行列,心里一暖,点头说:“那就买头羊我可没买过羊,不晓得啥样的才好。”

宋好年很有几分经验:“咱们这附近的羊都不大好,有膻味,须得北边儿盐碱地里放养出来的羊,一点儿膻味没有,单用清水煮就香得不得了。”

百合眉眼一弯:他们乡下人还真是实惠,前头还在说酬神还愿的事情,这就又说起吃的了。

宋好年自己也禁不住笑起来,又说:“我从前可不这样,都是跟你一道,被你给带的。”百合勤快又能干,唯独在吃这件事情上不肯委屈自己,成日琢磨要怎么才吃得舒坦。乡下人就这点追求,小夫妻两个都没啥大志向,一道把日子过好就最好不过,果然这几年下来,宋好年叫百合给带

得,也开始琢磨吃食了。

两人说一阵话,觉得宋好年出去上茅房,一开门就“喝”一声,“下雪了!”

雪不大,晶莹剔透的雪花飘飘扬扬,地面上浅浅一层白,映得明晃晃的,连灯都不用打。回来收拾一番,一床火炕驱走寒气,两个人自有一番亲热不提。

西安治疗阳痿费用多少钱
成都治疗盆腔炎费用
郴州白癜风最好医院
友情链接
北京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