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恐怖广播第四十三章全家福节能

2020-10-19 来源:北京娱乐网

恐怖广播 第四十三章 全家福

苏白之前在上订的客栈就在才村码头旁边,走了也就不到两百米的距离就到了客转载请保留。栈的门口,客栈名字叫望海亭一号,老板是个韩国人,老板娘是一个东北女人。

当苏白抱着小家伙走进这家客栈时,看见一男一女正在打扫卫生,男的推着吸尘器女的则是拿着抹布正在打扫,看起来很是忙碌。

“是在上预定过的么?”女的将抹布随手一放去水龙头那边冲了冲手,过来对苏白说道。

“嗯,上订的。”

“好,请跟我来一下。”

在女人的带领下苏白走到了最里面中间的客厅里,女人从苏白手中接过了苏白的身份证,开始联进行登记,原来,这个女人就是老板娘。

“你这老板娘,当得也辛苦。”

“嘿,没办法,做民宿就是做的口碑,请别人来做事,肯定会敷衍,到时候连被套都懒得换,我这里的客人呐,就是靠老客人介绍给朋友的,只得自己辛苦一点了,口碑一旦坏掉了,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呵呵。”

苏白接过了房卡,老板娘走到苏白身边,主动帮苏白拿起了行李包,“来,你订的房间在三楼。”

因为左手抱着小家伙,苏白也就没有拒绝,跟着女老板上了三楼,帮苏白把东西放下老板娘说了声有什么需要再下来找她就离开了。

苏白订的是一间双面落地窗大床房,也就是屋子两侧墙壁都是落地窗,将窗帘拉开,就能看见斜侧方向的洱海。

对于洱海边的民宿跟客栈来说,每一个能看见海的房间,哪怕陈设和装修一模一样,但是哪怕只瞅着一点点的洱海,价格就直接能翻一番,所以靠着洱海边的民宿客栈都是一间侧着身子隔着的,基本上争取每家民宿客栈都能有一部分漏出来对着洱海,而那几间房则是能打上海景房的标签。

只是才村码头这边的客栈跟洱海边隔着一条小马路,也因此产生了一些遗憾,不能享受到那种坐在阳台上下方就是洱海的感觉,而且才村这边对着的洱海正好是比较窄的位置,确实不如双廊那边看洱海看得更舒服。

“呵呵,热不热?”

两面都是落地窗,即使拉起了窗帘,强烈的紫外线也是将这里晒得热烘烘的,虽然比不上桑拿房,但也差不了太多了。

大理这边的昼夜温差会比较大,基本上从上午十一点到下午三点这段时间全天温度最高,苏白看着小家伙小脸上都红通通的了,当即笑了笑,伸手在小家伙的鼻子上刮了刮。

“热不热?”

小家伙嘟嘟嘴,自己爬到床上去找遥控器,因为这是韩式榻榻米的床,所以床并不高,小家伙两个小嫩腿对着下面蹬了两下就爬上床了。

苏白直接提起小家伙的衣领,在小家伙即将摸到放在床上的遥控器时将他给拉了起来,

“臭小子,成天就知道看电视,在家里不能看啊。”

小家伙显得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双手抱住了苏白的脖子,一副:好吧,我听你的姿态,倒是让苏白有些忍俊不禁。

“先出去吃饭。”

苏白抱着小家伙准备离开房间,吉祥则是慵懒地匍匐在落地窗前晒着太阳,它对人类的食物一向是不感兴趣,既然现在苏白要带着小家伙去吃饭和闲逛,吉祥也就懒得跟着去了,以苏白如今的实力,除非遇到哪个高级听众忽然对他出手,否则苏白基本都能做到进退自如,而且才村就这么大点儿的地方,若是有什么事儿吉祥也能自信自己可以马上感应到。

客栈一楼出口处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好几顶遮阳帽,苏白给小家伙挑了一个小的给他戴在了头上,苏白自己则是没戴。

父子两个人沿着洱海边也就走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到了才村码头停车场外的商业街上,说是商业街,其实很粗糙也很简单,就一些餐馆跟超市,小马路也就只能堪堪够两辆汽车会车,而且道路两旁都是租车行,电瓶车、自行车摩托车排得满满当当,而且,居然还有好几匹马车。

小家伙对马很感兴趣,忍不住伸手想去摸一摸。

“坐马车不?”马车主马上上来揽生意。

当小家伙的手放在马儿的头上时,马儿居然闭上了眼,主动地身体轻轻侧了侧以让自己的头在小家伙的身上轻轻地蹭了蹭。

万物皆有灵,马其实也是一种不逊于狐狸和狗灵性的物种。

马车主还有些发愣,他可从来没见过自家的马这个样子过,哪怕是对自己都没这么谄媚和亲热啊。

看看时间,才刚到中午,在飞机上时苏白也给小家伙喂了一些吃的,所以现在小家伙应该不是很饿。

“坐吧。”

苏白抱着小家伙上了马车。

“是去古城还是去崇圣寺?”

“随便遛遛吧,到时候你自己估摸着收多少钱就是了。”

虽然这钱是从胖子那边“借”来的,但是苏白依旧还是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也的确,对于他来说,金钱,其实没多大的意义了。

马车跑了起来,速度很慢,身侧不停地有汽车超过去,但坐马车就是体会一下那种感觉。

才村的一侧是苍山,隔着洱海的另一侧则是玉案山,两座山将自己包裹着,再加上洱海的清澈绚烂,这种感觉,说实话,连苏白自己都有些陶醉了。

似乎,

好久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啊,

抱着自己的儿子,坐在小马车上,吹吹风,漫无目的地遛,没有目的,有时候才最是困难。

苏白似乎有些沉浸在这个氛围中了,而小家伙也只是贴着苏白的胸口位置,瞪着一双清澈的眼眸看着马车外面的景色。

大概半个小时后,苏白对马车夫喊了声可以了。

马车夫让马停了下来,跟苏白结账时,钱也没要多少,倒是让苏白有些意外。

前面,有一家开在田野间的咖啡屋,前面种着的是薰衣草。

走进去之后,苏白点了一杯咖啡,又给小家伙点了不少的甜品。

马上能吃在家里得每天限量的甜品了,小家伙显得很是期待,坐得端端正正的小肉手微微握紧显得很是激动,显然,他是听出来了自己粑粑刚刚包了很多个甜品的名字,这次是让自己吃个够啊!

“就知道吃,到现在都没学会走路,平时也是好吃好喝好营养的供着,个头都不长。”

这个时候,第一份点心上来了,小家伙直接用手去抓着吃,苏白也没制止。

其实,有一件事苏白一直很奇怪,小家伙好像根本就长不大,一开始出生时,其实小家伙已经有普通婴儿七八个月那么大了,但距离苏白将他带出故事世界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他还是这样,不长个,就是连走路也是摇摇晃晃走不远,如果不是小家伙智商很高,也清楚他是灵童的身份,换做普通的家长估计早就急匆匆地带着孩子去医院打生长激素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先天性疾病了。

不过,在苏白看来,小家伙如果能一直这么小,每天看看动漫看看电视玩玩积木也能获得自我的快乐,无忧无虑地一直这样下去,似乎也是一种幸福。

因为苏白清楚,自己的儿子其实有些时候,比别人更聪慧敏感得多。

小家伙吃得大快朵颐,好多甜品和冰激凌,吃吃吃。

苏白则是自顾自地点了一根烟,翘着腿,目光看向了咖啡屋外的花海。

阳光,午后,

很美好。

“这位先生,想拍张照么?”一个手里拿着相机的青年走到苏白身边问道。

苏白看了看脸上和手上都是奶油的小家伙,有些忍俊不禁,站起身,将小家伙从椅子上抱起来,小家伙的小手还指向桌子上没吃完的糕点和冰在台北西门町进行街头表演激凌。

“都是你的,都是你的,先出去给爹来个合影。”

小家伙这才不闹了,开始吮吸着自己的手指,然后将自己的花猫脸在苏白的衣服上蹭着,明显是知道要拍照了,所以要注重一下自己的形象。

“先生,您再往右边一点点,对,最好能蹲下来,让你儿子靠在你的身前。”

这位青年摄影师专业素质很是过关,甚至为了追求角度,他整个人竟然大半个身子都躺在了地上,以这样子的一个方式捕捉着自认为最好的视角和光影。

“好了,笑一个,小宝宝也笑一个。”

小家伙很配合,咧着嘴露出了小白牙笑呵呵地,苏白嘴角也很是自然地露出了一个微笑的弧度。

“咔嚓……”

快门声响起了,一张照片也就完成了。

当快门声响起时,苏白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了关于自己身世的那两张照片,在那两张泛黄的照片中,里面的所有人都很自然,却带着一种冰冷的死寂,

而自己的这张照片,画风,和他们,完全不同。

是的,

完全不同,

当照片拿在快速冲洗出来拿在手中时,苏白拿起来让小家伙跟自己一起欣赏着,

低头,

在儿子的脑袋上亲了一下,

“看,咱家的全家福。”

软肝片治疗肝硬化怎么样
孩子消化不良的表现
黄冈牛皮癣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北京娱乐网